叶修的烟盒

全职粉,大爱我家叶不修

日常吐槽奇葩

你有道理个皮皮虾,就会翻白眼,说别人搞笑,你才是最搞笑的好伐

同勉吧

知行:

  
  
  
什么是“自由创作”,什么是“预警”。
“自由创作”是在道德底线,法律允许范围内进行的个人创作,“预警”是由于创作题材特殊化或者边缘化,出于保护某特定人群而事先对大众进行的提示。

即是说,“预警”范围之内的题材,也必须在道德底线和法律范围之内。

举个例子。你开一家餐馆,自由创作是你可以决定卖西餐还是中餐,是烤肉火锅还是麻辣小龙虾;预警是如果你的某道健康无害的菜特别辣,变态辣,你应该在客人点餐时提前告知“这道菜口味很重,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有些客人可能会上火或者胃痛,您确定自己能够承受吗?”

预警不是你在菜单前面写上八百字“可能引起不适,谨慎选择。”就能端一盘毒蘑菇出来。

同人本来就是创作的灰色地带,同人盈利某种程度已经构成侵权,额度够大版权方完全有充分理由追究法律责任。
目前国内同人版权意识仍然相对淡薄,许多时候官方对此并不知情或者并不管理,因此同人本有市场,甚至构成二次侵权的盗印同人本也存在市场。相信绝大部分同人创作是因为爱,然而就法律角度而言,同人盈利从本质上确确实实就构成了侵权。

换个例子。

官方原作是宽阔的高速公路,安全舒适然而收费昂贵,并且由于故事题材,创作背景和人物设定的限制,这条高速公路不能延伸到所有地形,所以在某些山区和险峰路段,就没有了路。

同人创作就是代替官方创作,在这些领域之外的延伸,即是说个人建筑的,并行或延伸于官方大路之外的小路。

这些小路的建筑水平和建筑质量全看个人,是能力问题,而修路本身的地理环境决定了建筑难度,这是客观问题。同样的地质地貌有的人能修出一条不亚于官方的宽阔大道,有的人可能只修出一条小路。这些非官方的道路投入使用,有一些收费,有一些不收费,不收费是正常情况,收费的,官方不予追究也不构成法律责任。

那么说回预警。

预警是在某些原本就容易发生危险的路段预先进行提示,比如盘山路上的“急弯”“注意落石”,危险是天然的,客观的,而非人为的。

不是说你在路边架了个五十米的巨大牌子写着“注意安全”,就可以在后面摆上一整排路障,在路障前面架起一整排刺刀。
更不是事故发生时亲友团抱团为责任方推脱责任,事态闹大后本该负责的责任方装死逃逸。
更不要说修路的人从最开始就摆明办了个假执照,披了张假人皮。

该是谁的责任谁就去承担,犯了错就应该得到惩罚,当断手的断手,当断脚的断脚。认了错改了毛病又是新一页,错了不敢认,仗着网络作为天然掩护觉得有恃无恐,才是真正的面目可憎。
不要以为自己很聪明,天网恢恢,有的是更聪明更有实力的人也没能逃的过去。
人一生很长,做事要先对得起良心。

圣经里有句话。
“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

日常吐槽傻B

明明心眼比麦芒还小,把毒舌用直率来粉饰,没教养就是没教养,装个屁啊,你是不是豆腐心我不知道,刀子嘴没跑了

日常吐槽,改天删

既然有钥匙,自己开门会死哦,每次都要别人迁就你们,搞笑哦,什么叫我既然在开一下门会死,你是瞎还是怎么着,看不到我在吃饭哦,这么大的人了,还特么是公主哦,等别人来伺候是吧

神罚(萨兰X杨越)

夏日的温度热的让人有灼伤的错觉,此起彼伏的蝉声是最好的催眠曲,听着讲台上教授天书一样的讲解,杨越昏昏欲睡,但还是强撑着装出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他可不想被号称灭绝师太的教授拎起来,太丢人了,特别是在她面前,想到这杨越偷偷瞟了一眼前几排那个婀娜的身影,精致的侧脸在阳光下显得别样柔和。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杨越鼓起勇气走上前去(并没有),事实是,杨越一路尾随女神,直到目送女神进了宿舍大门才离开。顶着烈日,从女生宿舍横穿了大半个校园才回到自己的狗窝,还没来的急把脸上的汗拭去,杨越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电脑,点开屏幕上象征‘神罚’的剑与火的标志进入了游戏,打开好友列表,平常一直黑着的头像终于亮了起来,杨越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发过去邀请:”要不要一起组队去刷黄昏之地的修罗墓地“,看着对方发过来的好字,杨越终于忍不住比了个‘Yes’的手势,其实他知道阳月最近在做一个A级的任务,而修罗墓地的Boss身上的恶魔之羽是任务的一环,所以才会有勇气邀请阳月一起组团去刷修罗墓地。组完队后,杨越到商城买了几个补血瓶,就撕开一张传送轴,等到耀眼的白光消失后,两人已经站在了修罗墓地的门口,推开生锈的铁门,里面是一排排的破旧的墓碑,除了杨越两人外,就剩下枯树上的黑鸦,再无其他活物,抬头望去,满目皆是荒芜。
杨越一进来就自觉把阳月护在身后,杨越玩的是人族的剑士,高防御,擅长暴击,而阳月玩的是人族的舞者,相当于团队里奶妈的角色,舞者的血很少,技能也都是辅助型的,但舞者天生对NPC的亲和力远高于其他角色,在刷一些特定的任务时会有额外任务奖励,舞者玩家大多走的是大势流,也就是前期刷重要NPC的好感,获得更高的社会地位,到了后期完全可以靠权势碾压普通玩家。但后期看似无敌的舞者在前期猥琐发育的时候是最难的,PVP就不谈了,就连面对任务本里的小boss时,如果OT了就是一血的命,所以当初知道阳月在玩这个游戏的时候,杨越在选角色时就毫不犹豫的选了剑士,除了本人也喜欢剑士的操作风格外,更多的是剑士这个身份正好和阳月的舞者互补。走了差不多一分钟,前面还是一片黑暗,杨越不觉皱起眉,以前来刷的时候应该有一波骷髅怪啊,怎么都没了,而一旁的阳月突然出声道:”昼夜,你看那里“(杨越的网名叫昼夜,而阳月叫陌影),杨越顺着阳月的手指看到了不远处的一座古堡,对,没错,就是一座城堡,杨越终于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shit“,游戏开发组有病吧,在一片墓地里怎么会有座城堡,坑爹呢,杨越和阳月对视一眼,最终还是准备去那个一大半隐没在黑暗了的古堡,毕竟都到这里了,没理由离开,但杨越心里却不自觉浮现不安,这里的一切都和自己以前来的时候不一样,似乎有什么偏离了既定的轨道。寝室里专心致志盯着屏幕的杨越没有发现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空此刻已阴云密布,在层层的乌云中隐隐有电光闪过。
推开古堡破旧的大门,生锈的铁门发出嘎吱的声音,让杨越不禁感叹游戏的真实度高,而一旁的阳月也拿出了一块照明水晶,但也只堪堪照亮了五米,前面依旧是一大片的黑暗,仿佛一个巨兽张开了血盆大口,等着猎物自投罗网。杨越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多,但在女神面前怎么能认怂,再说不过就是一个游戏,就算里面有厉害的Boss大不了再复活来过呗,想通了这一点的杨越反而不那么紧张了,大步走进了古堡。走了差不多两三分钟,正在杨越吐槽游戏组的人多无聊,把路设计的这么长时,古堡突然开始剧烈震动,整个屏幕也开始晃动,杨越知道这是BOSS要出场的标志,提醒了阳月注意,怪物刺耳的咆哮声就在前方响起,杨越握住手中的剑一个突击刺了过去,而身后的阳月也给他加了一个祝福的技能。一番苦战后,终于耗光了BOSS的最后一点血,杨越赶紧灌了一瓶补血的,把成了一丝的血条拉到百分之五十以上,好险,差一点就挂了,然后捏碎了一枚复活勋章把刚刚被BOSS干掉的阳月复活了,没想到这个BOSS有结界,在结界里,根本没法喝药补血,而且BOSS会把舞者当做优先攻击的对象,杨越虽然努力护在阳月面前,但还是没护住,不过也因祸得福,因为阳月死在他面前所以触发的剑士技能里面的一个被动技能‘守护’,重创了BOSS,不然光耗血,杨越虽然血厚也拼不过BOSS啊。
”抱歉啊,陌影,害你掉了一级“杨越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没事,反正我们也赢了,还是看看BOSS爆的是什么吧“阳月摇摇手表示不在意,但看到BOSS爆出来的东西,杨越觉得感受到森森的恶意。不是阳月需要的恶魔之羽,而是一个灰不溜秋的戒指,再看看简介,只有简单的两个字‘未知’,呵呵,你大爷。杨越和阳月看着那个灰不溜秋的戒指,陷入了诡异的沉默,最后还是阳月以这是男式的戒指为由把戒指留给了杨越,杨越苦笑一声,试着装备了一下,没想到真成功了,这时整个屏幕突然又开始剧烈晃动,而此刻宿舍外的乌云中的雷电也终于狠狠的劈了下来,而目标正是对着屏幕一脸懵逼的杨越。

哇,心态蹦了,就是不喜欢和这种人一起玩游戏,死了就死了,一直在瞎bb啥,烦死了,自己玩的辣鸡还一副很懂的样子,你硬要把自己的观念强加到别人身上的样子真的恶心透了,这已经不是情商低不低的问题了,这他妈是素质问题吧,脑残